掘金泛娱乐 未来将成音乐产业常态

2018-10-15 邵阳网 - 娱乐

9月22日,“2018中国南昌·梅岭伶伦音乐节”正式开幕,和狂欢享受的乐迷们不同,阳光媒体集团副总裁、北京阳光新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COO董勇却一直在牵挂现场的安保问题。作为阳光媒体集团的副总裁,董勇一年里有七八个月奔波在外,接受采访时,他表示正在驱车赶往位于江西抚州的大型实景演出《寻梦牡丹亭》的路上。自2013年张北草原音乐节以来,阳光媒体集团在音乐节市场上逐渐站稳脚跟,陆续推出南昌梅岭伶伦音乐节、上海滴水湖阳光音乐节等多项品牌。董勇表示,区别于演唱者个人附加值的影响,他希望未来乐迷们可以冲着阳光音乐这个品牌而来。

“音乐节正在改变你的生活方式”,阳光媒体集团旨在通过将音乐节与旅游消费进行结合,打造泛娱乐化的产业形态。本届伶伦音乐节不仅邀请到了李宇春、华晨宇、金志文等大牌加盟,现场还设立了美食区、体验区、商品区等,“更像是年轻人的一个社交场所”。这不是一场简单的视听盛宴,而是“非常能让人放松心灵”的短暂逃离都市生活的避风港。

除音乐节之外,“寻梦系列”大型实景演出也是阳光媒体集团着力打造的品牌产品。坐落于江西抚州的《寻梦牡丹亭》大型实景演出,即是现代技术手段下对于传统文化的复刻。董勇介绍,《寻梦牡丹亭》高度还原了汤显祖对梦的理解,更是对中国梦、强国梦、传统梦的追寻。

李宇春华晨宇梅岭开唱 有音乐梦想就来湾里

李宇春、华晨宇、郝云、金志文、南征北战NZBZ、李斯丹妮......这届伶伦音乐节的演唱阵容足显主办方的诚意。在嘉宾的选择上,董勇表示,之所以选择两位有选秀经历的大牌歌手,是因为想要传达“如果你有音乐梦想,你就来湾里”的主题。此外,金志文、苏阳等人的加盟也丰富了音乐风格,给乐迷更多选择。

此前,阳光媒体集团董事长杨澜女士提出“乐(le)湾里,乐(yue)湾里”的主题定位,是有“快乐在湾里”和“音乐在湾里”的两种解读。据传,南昌湾里便是黄帝乐官伶伦发明五音十二律的地方。如今的湾里更是南昌政府揽山入城计划中的重要一环,董勇透露,未来将会有更大的音乐产业布局要在这里诞生。

阳光媒体集团副总裁、北京阳光新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COO董勇

Q:本届伶伦音乐节,您最关注的是什么?

董勇:从团队来说,我们对音乐节的制作是相当有信心的。因为不论技术团队、商务团队、还是执行团队,他们通过将近六年的磨砺,对于音乐节的制作流程已经相当熟悉,目前的制作水准可以说是国内最高的。在音乐节的制作过程当中,我们不仅会注重当地的环境保护,更注重提升音乐节的品质,音乐节制作过程中,无论是现场的技术条件,还是所使用到的音响、灯光都是聘请专业的演唱会灯光师、音响师及专业音乐节执行技术团队来完成的。

但整个音乐节我考虑的第一要素,还是安保问题。第一届(2017)伶伦音乐节,下了整整两天大雨,从现场的技术保障来说,音乐节照常举行,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从观众安保来说,也没有出现任何事故如踩踏等等,包括在瓢泼大雨的时候,现场所采取的疏散手段都是非常有效的。对于各种恶劣天气和意外情况的预案方面,我们的团队是非常有经验的,音乐节瞬间引起这么大人流的进出,安保对我们来说是重中之重,除了给观众提供一个视听方面的盛宴之外,观众的安全问题始终是我们主办方考虑的第一要素。

Q:如此高品质的团队会不会加重音乐节的成本呢?

董勇:音乐节的成本和品质两者比起来,我们更看重的是音乐节的品质。我们不会因为成本的增加而降低演出的品质。比如这次的伶伦音乐节,李宇春、华晨宇都是首次来到江西,我们花费这么多的心思去邀请这两位超级巨星参加本次的伶伦音乐节,也足以显示出主办方的诚意。每一届的伶伦音乐节,我们对于音乐人、参演乐队的选择,其实是颇费了一番心思的。同时,我们请到的音乐人也都是非常敬业的。比如说去年音乐节我们邀请的歌手赵雷和李健,因为大雨导致所有的航班取消,但他们为了不耽误演出,临时把航班改成了火车,准时出现在了音乐节的现场。

Q:除了大牌歌手之外,在选择嘉宾时还有什么原则?

董勇:我们选择音乐人的原则是多元素的,但我们尽量会去选择不同音乐人所具备的不同音乐元素和音乐风格,这样可以让更多的受众选择自己喜欢的音乐人和乐队。今年我们也同样选择了金志文,因为用评论家的话来说,“金式摇滚”嘛,他自己唱摇滚方面有他自己独特鲜明的特点。同时今年我们也邀请了苏阳乐队,苏阳是西北人,他擅长把一些西北民歌改编成摇滚,具有非常鲜明的民族摇滚特点。

Q:今年伶伦音乐节在邀请的嘉宾阵容上是想传达一个怎样的主题?

董勇:我们今年想传达的音乐主题,除了“乐(le)湾里,乐(yue)湾里”的概念,还有一个“音乐梦想”的主题。像春春和花花都是选秀节目出来的,有很大的歌迷群,同时春春和花花都是因为喜欢音乐才走到了现在,也是年轻人的榜样,所以我们也是在提倡“如果你有音乐梦想,你就来湾里”这样一个概念。

Q:这个概念会一直延续下去吗?

董勇:是的,会一直延续下去。湾里正在配合南昌政府的揽山入城计划,也就是说湾里会被逐步打造成南昌的文化娱乐中心。目前湾里全域旅游的规划方案是由阳光媒体集团在做承接,下一步我们会在湾里建造一个“声音公园”,湾里的音乐培训教育、音乐家创作基地、乐器制作工坊都会在这个公园内在两到三年内逐步实现。这个“声音公园”也会作为伶伦音乐节的会址,我们希望音乐梦想都可以在湾里实现。到时体验和旅游、放松休闲的生活方式,会使得广大乐迷更加一年四季的“乐(le)湾里,乐(yue)湾里”。

Q:在伶伦音乐节前期,杨澜女士有参与吗?

董勇:此次梅岭伶伦音乐节的整体定位、现场音乐人选取、音乐节发布会等几个重点事件和环节上,杨澜女士都提了非常多的宝贵意见。比如我们关于论坛的设想,就是杨澜女士提出来的。包括我们对湾里的两个定位,一个是“乐(le)湾里”,一个是“乐(yue)湾里”,虽然都是快乐的“乐”,但是多音字念法不同,“乐(le)湾里”是快乐在湾里,“乐(yue)湾里”是音乐在湾里,这样也符合了湾里作为古典音律发明地的定位,这个概念也是杨澜女士提出来的。而且在整体活动的定位上,杨澜女士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张北草原音乐节迈入市场 旨在打造泛娱乐生活状态

2013年,在激烈角逐下竞标成功,阳光媒体集团取得张北草原音乐节的承办权,并正式进入国内音乐节市场。区别于演唱会,阳光媒体集团副总裁、北京阳光新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COO董勇先生分析指出,音乐节具有观众全程站立、自由活动空间大、嘉宾多元等特点,因此能达到身心更为放松的状态,将会逐渐成为都市年轻人减压的一种生活方式。

如今,对于董勇的团队而言,举办大型音乐节已经有了非常丰富的经验。在前期市场调研阶段,就已经搜集了大量证据以佐证策划方案。经过前期的充分准备,后期在执行时严格按照方案内容,现场呈现“与方案的偏差不会超过2%”。

Q:当时是基于什么样的判断选择进入音乐节市场的?

董勇:进入音乐节市场其实比较偶然。我们是在2013年的时候正式进入音乐节市场的。张北草原音乐节原来是由政府和合作公司在做,诞生于2008年,但是做了几年效果都不是很好,政府每年也投入了大量资金。2013年的时候其实靠政府的资金已经没有办法支撑下去,所以政府通过公告希望商业公司介入市场化张北草原音乐节。在这种情况下,当时阳光媒体集团通过招标在四家专业化商业公司中脱颖而出,在2013年正式拿到承办权,并通过后续两年的运作,和张北政府共同组建了合资公司,开始运营张北草原音乐节直到现在。

Q:几年的运营下来,目前取得了怎样的成效?

董勇:张北草原音乐节,和草莓、大爱、热播这些较大品牌的音乐节几乎都是诞生于08年、09年这个时期。目前有一些音乐节已经不在这个市场里了,然而张北草原音乐节到现在已经被打造为全中国参与人数最多的户外音乐节。当然这和它的地理环境、物理空间有很大关系。我们在13年、14年、15年的时候都没有对人数进行限流,在16年、17年开始我们是进行了限流,每一天的门票数量大概是4万张,可以做到音乐节三天内天天爆满的情况,所以说张北草原音乐节创下了很多音乐节的票房之最。

Q:音乐节的举办是否做过一些事先考察?

董勇:的确是做过多维度的考察工作,比如通过受众的画像心理,分析受众为什么才去音乐节等,来完成音乐节定位,并在宣传的时候就提出了一个口号,“音乐节在改变你的生活方式”。我们的音乐节最大的特点是和旅游做在了一起。这就区别于草莓、迷笛这些音乐节,因为他们的定位可能是喜欢音乐的人群,但是我们是把音乐和旅游,以及新的生活方式结合在一起。在2013年的时候,我们提出的张北草原音乐节的宗旨是“让我在草原上撒点野”;2014年是“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2015年是“新音乐、新生活”。我们希望让年轻人,尤其是一些都市白领,在城市里面临各种压力,但是偶尔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方式,约个自驾游。我认为这种方式符合现在的年轻人的心里诉求,也成为了都市人群减压的一种方式。

Q:音乐节和其他的文娱产品相比,操作起来有什么难度?

董勇:音乐节和我们传统的演唱会相比,操作起来不太一样。十年前,北京、上海这种能做大型演唱会的城市都有几个特点,一种是做艺人个唱性质的演唱会,另一种是拼盘演唱会。拼盘演唱会是指演唱会中可能会有三到四位知名歌手。近几年拼盘演唱会越来越少,个唱性质的演唱会越来越多,像周华健的个唱、张学友的个唱、华晨宇的个唱等。

音乐节上的消费习惯和专场的消费习惯也是不太一样的,毕竟音乐节是一个非常能让人放松心灵的地方。而演唱会很大程度是追星,打个比方说我是某个艺人的铁杆粉丝,他开演唱会我一定会去支持。从现场的观演方式上两者也是不一样的,演唱会全部都是有座位并坐着观演,而音乐节全部都是站立的方式,这里我想强调的是,在你站立的时候,实际上身心是更加放松的状态。

从举办的角度来说,音乐节场地很大,所有的观众是自由活动的。可能这个表演中的乐队不是我喜欢的风格,那么他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去美食区、商品区、体验区去进行自己喜欢的活动,或者进行社交方面的一些活动。当自己喜欢的乐队在进行表演的时候,又可以随时投入到欣赏表演的过程之中。所以音乐节最主要就是来放松身心,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来欣赏音乐。对于主办方来说,我觉得音乐节的操盘难度比演唱会的操盘难度要更高,也更能体现主办团队的综合水平。

Q:您觉得举办一个成功的音乐节,团队需要具备哪些素质?

董勇:我们阳光音乐的工作人员非常敬业。从策划阶段开始,我们就会进行广泛的市场调查,形成策划方案。比如说我们的音乐节和其他的音乐节有哪些不同,我们的音乐节更多地去倾向于观众。我们的执行能力超强,阳光所有的项目,包括音乐节和实景演出,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策划方案与最终的现场呈现偏差不会超过2%。

Q:音乐节的观众自主性更强,那如何吸引到他们呢?

董勇:我希望我们之后的音乐节更像是年轻人的一个社交场所,就像是张北草原音乐节一样,每年到7月的最后一个周末,铁杆乐迷就会来。他们是奔着品牌而来,而不是针对某个乐队而来,这是我们对音乐节的一个期待。国外有很多音乐节,乐迷们根本不关心演出阵容,只要到了这个时间他就一定要去参与。因为他觉得在欣赏音乐节的过程中,非常放松就是他想要的状态,而不是单纯对某一个乐队的痴迷。

国内和国外音乐节相比来说,追逐明星的状态更为明显。我们将来会把旗下各产品打造成泛娱乐产品。包括每年五一劳动节我们的自主品牌阳光音乐节,实际上就是想把泛娱乐的生活状态带给所有的观众。我们的音乐节中会包含抖音短视频的拍摄、阳光音乐品牌的延展、Cosplay等,还包括一些动漫元素,所有符合当下年轻人生活方式的元素,我们都会放入音乐节之中。对于伶伦音乐节来说,我们可能更多会讨论一些音乐节规则的制定、行业标准优化、中国音乐未来的发展等等。所以明年的2019伶伦音乐节,我们可能会邀请更多音乐产业方面的人才加入,包括音乐行业意见领袖,并在音乐节期间举办论坛来配合音乐节的举行。我们未来的受众也会是多层次化的,这是我们阳光音乐的一个目标。

《寻梦牡丹亭》开古典戏剧改编之先河

作为中国首部古典戏剧,《寻梦牡丹亭》改编自汤显祖戏曲经典名著《牡丹亭》,结合高科技舞台技术、巨型圆环装置投影等现代技术,对大师的“梦”进行再造。该实景位于江西抚州,古名临川,从古至今这里出过多位“临川才子”。在汤显祖故里还原他的“梦”,不仅在剧本改编上存在局限,在技术方面也遇到了更大难题。为了打造“天地一体式”沉浸实景,实地挖掘深度达到了40多米,工人作业遇到了不小的困难。

2018年9月25日晚上,《寻梦牡丹亭》公演大获成功,目前这部实景演出剧目已经正式与观众见面了。回顾公演开演前期,忙完了伶伦音乐节的现场,董勇又马不停蹄地赶往抚州,进行下一项工作。他戏称自己是个工作狂,“我一年差不多要有七个月到八个月的时间要在外面”。但对于音乐和人文历史的热爱,似乎为他提供了无限的工作动力。

Q:当时是怎么想到做《寻梦牡丹亭》这个项目的呢?

董勇:因为《寻梦牡丹亭》项目是在江西抚州市,抚州在古代被称为临川,在中国的文学历史上,临川文化绝对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抚州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临川才子”的说法,像王安石、曾巩都属于唐宋八大家里的人物,包括汤显祖大师都属于“临川才子”的范畴。《牡丹亭》又是在中国戏剧史上留下浓墨一页的作品,所以我们实地考察了抚州临川的历史后,就决*这么一个作品。据我了解,中国的实景演出中将古典名著进行改编的,《牡丹亭》应该是首例。以往的实景演出都是受限于当地的景色,然后将其数千年数百年的历史做一个压缩,其余的多是基于人文传说来进行的。《寻梦牡丹亭》是完全根据原作进行改编,难度更大,因为它限制住了主创团队的自由发挥,稍微改偏一点,就不是我们熟知的《牡丹亭》了。

Q:除了改编难度之外,还有遇到其他的困难吗?

董勇:还有一些就是技术方面的难点,因为《牡丹亭》昆曲版流传最久,在传统戏台上几句唱白就可以将由生到死、由死到生的过程呈现出来。我们要区别于传统的戏曲,就必须要借助现代的一些科技手段把整体过程呈现出来,这样才能让受众更加切身地感受到这个人是如何还魂的,有助于更好理解作品本身。所以说技术上的设计对我们来说本身就是一大难点。如何去实现技术上的手段,这个就难上加难了。我们在牡丹亭做的一个360度水幕的过程中,挖到了地面四十米以下,因为它要借助大型机械把表演道具升起来,道具直径就有18米,要升到20多米的高空,所以在地下要做40米深的地基。这就要求要打断地下好几层,有的是岩石层,有的又是砂土层,就是一打就垮,而且作业面特别小。每一次作业只允许四个人在地下做工。抚州夏天最热的时候将近40度,工人还需要穿着军大衣在地下施工,这个技术难度绝对是非常罕见的。

Q:关于“寻梦”这个主题在落实前是怎么考虑的?

董勇:从设计上进行考虑,是想要更好地呈现汤大师的作品,他的作品非常美,它是400年前的,现在已经有了技术条件,可以将它高度还原出来,包括汤大师对梦的一些理解。现在我们国家都在强调强国梦,实现中国梦,所以我们“寻梦”也是在寻我们的强国梦、中国梦,在寻我们的传统梦。

回归生活,董勇是个兼容包并的人,听的音乐种类丰富,喜欢的事物也是风格百变。既爱戏曲又爱摇滚,一边追张学友演唱会,唱了20年许巍的歌,一边又爱着毛不易的《消愁》,最近还在看嘻哈,“我觉得音乐不分年龄嘛!”北京阳光新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作为阳光媒体传播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承担着集团所有的文旅演出项目的策划与运营。而在竞争越来越趋向于用实力、用品质说话的时代,阳光媒体集团的文旅版图已经全面展开,未来的路任重道远,期待董勇与他的团队将来为我们打造更多的惊喜。

进入 娱乐 栏目

关键词: 掘金 常态 泛娱乐 音乐产业 未来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点击展开评论区

猜您喜欢:

最新内容: